注意事項:

架空開始點為: 被遺忘的肖像ED4

故事是在那5年之後的事情,外加個人對這遊戲的世界觀來進行架空,

所以不想被雷或捏的請用你那真實的小手把此網頁的右上叉按下去吧OD<

 

 

 

 

 

 

ok?

 

 

 

 

 

 

 

 

-黃之間-

到處一個大空間,中間是一條不知通向哪的走廊,地上還有一張紙,

IB好奇地看了一下,上面寫著︰當你快遺忘時...

「要注意牆上的邊邊,對不對?還真貼心呢...」

IB在她左手邊有張舌頭在動的畫,走過去時它吐口水了...

「好像有人被它嚇一跳的呢。」IB微笑了一下,

似乎緩和一下緊張的情緒。在舌頭在動的畫旁,

有一副比較小的空白畫。IB疑惑地看著,似乎想起了什麼,

把空白畫調查一番,看到畫中有個小小的數字'9'

「這個和當年的密碼一樣沒變呢...所以...」

IB往中間走廊走去,當然避開了牆邊...

果然有黑小手伸出來跟她揮手,退出中間的走廊,

往沒有空白畫的另一側走廊看了一看,發現牆上遠處有一凸出物體,

好奇地走近一看是一個有人等身大的紅色嘴唇,

旁邊有一些黃色顏料寫著︰

"猛唇注意"

IB就算記不起這裡的事,但以人的直覺來說也不是什麼好預感,

於是心裡想著︰

「還是找找有沒有其他出口吧,雖然感覺最後還是要跟這個嘴唇有所接觸的樣子...

也許有數字密碼的那扇門就是出口...」

經過黑小手的中間通道,看到有兩扇門的公共空間,其餘什麼都沒有。

「看來只好從這兩扇門入手了。」

左邊的門旁邊有顏料寫著︰'騙子的房間' 一陣不好的畫面掠過IB的腦中,

令她身子頓了一下,「...如果可以還是不要打開它吧。」

然後往右邊的門走去,但走到右邊的門之前,

有很多從天花板上用繩子吊下來的人形布偶,

阻擋了IB的視線,而令人不安的是,繩子都是掛在人形布偶的頸子上。

IB小心翼翼的避開布偶往門那邊走去,此時一個布偶突然掉在地上,

一動也不動。IB雖然知道這個詭異的地方經常會一些黑影、

聲音等等的東西來嚇人,以為會稍微習慣了一點點,

但事實上還是被嚇了一跳,「總覺得不去碰它比較好吧?」

IB走到黃色的門前,旁邊是一個密碼鎖,

把她記住的數字按順序輸入,

「密碼不正確。」

「......想想也是呢,雖然是相同的地方,但仍是會有所改變的呢...」

「雖然感覺有點沮喪,但不能放棄,都走到這裡了,不是嗎?」

IB如此想著。望向剛剛落下的布偶,也許是個線索,於是上前調查。

「要是人偶突然動起來,以現在的我來說應該可以快速逃離人偶的...」

還好只是想多了,布偶沒有動,在布偶破裂處找到一張字條,上面寫著'8'

「變了...」IB看著字條上的數字暗忖。這樣子就是一定要到 '騙子的房間'

取得最後的數字了。IB知道取得數字的後果是當時難以接受的畫面,

但為什麼之後會漸漸忘記了的呢?她帶著不安的心情打開了

當年令她心裡留下不好印象的房間。房內的中間有一扇門,

旁邊放著數排畫像,就像當年的事情從沒發生過一樣...

IB一一詢問畫像,而畫像們自己也對著她說出自己的語言。

誰是謊言呢?IB推敲著,然後就進入中間的房間,如同當年中央有一雕像,

但雕像手上多了一塊鏡子,旁邊寫著'幻象探求者',雕像四周是有整齊的格子、

很平均的分佈在房間的地板上,「根據剛才畫像的提示,就是這格吧。」

用手按下格子,格子慢慢的隨手的力度向下沉,突然一陣氣體噴出,

紅色玫瑰花顏色稍微暗淡了一層。「變成騙子了。」

往另一方向的格子按下,得到了數字'4',接著門外一遍騷動,

IB已知道那是什麼景況,為了尋找出口,尋找真相,還要經歷多少次這種可怕的畫面呢?

IB沉默地跑出房間,眼角還是瞄到了房間濺滿黃色顏料,而畫像裡的人物扭曲掙扎的

其中一張更是流出紅色顏料,她心裡希望那真的只是顏料,

就在她離開並關上'騙子的房間'那扇門的那一刻。

「就算只是一小顆糖果,只要有吃點東西,應該就能讓心情平復點......對吧。」

那人的聲音再次響起,IB摸摸自己的口袋,拿出一顆小小的檸檬口味的糖果,

這是她從第一次Guertena展之後,在口袋找到的糖果,這是令她莫名安心的物品,

所以每次外出都會在口袋裡放入一顆檸檬口味的糖果作為護身符。

她握著糖果心中默念︰沒問題的,謝謝你一直在保護我,

現在我快要知道你是誰了,對吧。

整頓好心情的IB,走向右邊的門,把密碼鎖的數字謎題解決。

「密碼正確。」

門鎖應聲解鎖,進入門內,一片小喬木林,唯獨中間一顆樹上有一紅色果實,

IB把它摘下來,樹後方是一幅很大的油畫,旁邊寫著'長在樹上的蘋果'

「現在明瞭嘴唇那邊要做什麼了。」IB拿著那個木做的蘋果,走到猛唇面前,

詢問了它,它說︰

「嗯...我餓了,需要吃東西,你身上有什麼東西給我吃的嗎?」

IB不說話遞上那個蘋果給猛唇,只見猛唇狼吞虎嚥地咬碎蘋果,

要說實話這種現場真人表演還真是有點令人毛骨悚然,

IB這樣想的同時聽到猛唇說可以給她前進的道路,

她快速走進猛唇的口中,只希望離開這個令她不安的地方。

在一遍迷霧之中,一直前進是否真的能到達目地,還是只是在原地打圈而渾然不知,

IB心裡覺得沒有其他選擇之下,只能前進,但真的是正確的嗎?

已經開始有一絲絲的動搖。

 

-待續-

......卡文太久,都快忘記自己在寫什麼了XDDDDD

次回︰名為GARRY的男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tarwind 的頭像
starwind

繪圖迷子*

starwin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