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是長是短的小說--黑痒配--邂逅

今日下雨超強勁~政府宣佈不用返學時,心中暗爽一下,但也遲了一步,

我已身處在水浸區域的中心點之中了...我該說幸運還是不幸呢.......

不過總算給我時間去做人肉活頁紙...

去補一下強大的同人組(喂)他們的起點然後把它成為自我瓶邪世界中的真理\(ADA)/(鬼扯

所‧以‧不喜歡BL者的人們呀~切勿LOOK下去~會被雷到的OA</

 

 

gvout.jpg 

先來小劇場:

痒:誰讓你攬老子的,快滾開!!

黑:別這樣嘛~你好歹也是我的DEAR呀~

痒:鬼是你的DAER!!!!(暴走)

END

●正題

引子:
      自從在西王母那兒死裡逃生後,我吳邪和悶油瓶張起靈雙方有了共識,呃...所謂的共識嘛,
就是悶油瓶和我同居了,他說過:"只要能和我在一起,記憶回不來也不要緊..."
不知道怎樣的說,每次想到這句話,心中就有一絲絲的甜意...
啊呀,我想說的不是這些,想說的那件事的開端就是從清理電子郵件開始的,大概在一星期前...

 

第一章 照片
      買古董的商店一開店就要有經常沒客人上門的覺悟,今天也是如此,王盟那傢伙又在打瞌睡,

等一會他醒來扣他的薪水,哼!而那個挨千刀的不到日上三竿也不會醒,

於是我這個老闆唯有在店內"坐鎮".百無聊賴地翻閱電子郵件的時候,無意間見到老痒之前給我的電子郵件,

不經意地打開了看一下,看到那張照片,閉目回想起來,從秦嶺到現在,雖然知道了老痒不再是那個老痒,

但心中仍然有種感慨,不禁嘆了一口氣."怎麼了?被照片中的馬子飛了嗎?"我頓時一整個驚嚇,

睜開眼後就從放手提電腦的桌子旁起身後退了一大步,倒吸了一口冷氣後,

才看出是那個不論什麼時候都帶著墨鏡的男子..."好久不見"墨鏡如此說道,眼睛...不,

是墨鏡的方向仍然望著老痒寄給我的照片,我有點疑惑地問:"你怎會在這裡..."

"因為我猜小哥會在這裡嘛,不過..."他看了看我,再看看電腦上的照片,笑笑地說:"看來我找錯人了"

"才不是!!"我說出這句後,心裡就湧出一種莫名其妙的害羞感,該死的,早知就讓他誤會過夠嘛...

"就是說小哥在你這兒了吧,那...照片也不想給小哥看到的呢,當然,

我‧也‧不‧會‧跟‧小‧哥‧說‧的"一臉輕鬆地說著,我這次真的有點想發怒了,

跟著對他說:"那個男的是我的青梅竹馬,而他旁邊的..."我頓了一下,就是因為這句話,

才引發之後的一連串的麻煩事,"是他媽媽"我說完墨鏡差點兒就要掉了他的墨鏡,

"這...我還以為是你被他搶馬子呢,實在是太有趣了!" "吓?"我還想反駁的時候卻被他這一反應愣住了,

這傢伙真是令人摸不著頭腦,還是說他..."你想對老痒他的老媽怎麼樣?你不是想把人家的老媽都..."

"哎呀,吳邪同志,我才沒那個意思啦...不過,我對那麼美麗的婦人是怎樣生出這樣大的兒子,

卻十分感興趣呢,他叫老痒吧,而且是你的青梅竹馬,你對他的事應該十分清楚的吧"被墨鏡這樣一問,

我突然就有個預感,不好的事情快要發生了......

--------------------------------不是太突然的分隔線----------------------------------------------------

呃~~先抱歉一下~我拿瓶邪先閃人了~但沒有他們就沒有黑痒呀(被巴

另外由於自身文筆不是太好...人物性格不知有沒有走格了ODO>

而且不知有沒有太繁複了~我只是按自己的心想到什麼就打下的人....我真欠扁(掩面)

最後劇透一下:第二章還是未能給小痒出場的說(被巴

全站熱搜

starwin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