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我終於吐出來了=3=~(謎:喂~別說這麼核突

之後就是開同居篇....不過...我不知怎樣下去了XDDD(掩面)

四大角色圖↓....啊呀~說到底瓶子很難捉摸的說,至於小邪這奸商總受畫起來總是這麼別扭....(被瓶邪秒殺

GVP.jpg 

 

第五章  同居

"最近...那傢伙沒有來..."老痒邊想點算雜貨店架上的貨品,突然發現自己居然想著那傢伙,不禁打了一身寒氈,

"那傢伙沒來更好,不用煩。"不過說起來自從那傢伙來了之後,老媽的笑容多了,這絕對不是我的錯覺!該死的墨鏡,

之前不時三刻到我家吃飯,雖然每次都好像送禮一樣,帶了很多東西來...我就沒所謂,但老媽是中國傳統女性,

經常說什麼不好意思接受,硬要他留下來吃飯那樣,所以我每次收工回家總是看到他在我家的沙發上,

或者在幫老媽煮飯...等一下,煮飯?好像每次都是我忍不住他和老媽在一起,結果到最後是我和他一起煮飯那樣,

"嘖,好像被耍了。"但老痒的嘴角卻上揚了一下,"唏,年青人在想什麼,女朋友嗎?你看貨品都放錯位置了..."

"才不是什麼女朋友!..."我回頭一看,卻發現是老闆娘,慌忙地說:"啊...貨品弄錯了?真對不起,我馬上整理..."

老闆娘見我這個樣子,還一派輕鬆的樣子說:"怎樣了?為女朋友的事煩惱嗎?看你的樣子好像不是,

但看起來好像遇到什麼好事的樣子。"我聽到這"好事"兩個字,真是想當場爆掉腦袋,如果不是你剛好要請員工,

加上你對待我不錯,而我又不想用物質化能力的話,我立即就想辭職了。"老闆娘,這絕對不是什麼好事!"

我一臉嚴肅地說,"哎呀,年青人這樣樣子不行的唷,要像剛才那樣笑才像樣的。" "我剛才在笑!?"

"是啊,所以我才問你是不是有女朋友,或者是有心儀的對象罷了。"看到老闆娘這個樣子,這真是莫大的打擊,

"那傢伙不是什麼心儀對象,而是一個整天帶墨鏡令我媽很高興但我卻很討厭的男子。"

老闆娘興致勃勃地看著我把貨品逐一放好,然後說:"原來是這樣,難怪你最近經常出錯..." "啊?"

我有點疑惑地望著老闆娘,只見老闆娘揮揮手說:"沒什麼。"她打算轉身離開的時候,我聽到她嘆聲地說

之前有個帶墨鏡的人經常在這兒徘徊,原來是為了這個年青人啊......"老闆娘!!"我聽到這句話頓時內心感到震撼,

連忙對她:"他,他在什麼時候來過這兒的!為什麼我沒看見他..."老闆娘見我這麼緊張,怪笑說:

"你還說不在意他,是說也只有他才會帶著墨鏡日日來買東西呢,你真的沒發覺嗎?不過最近沒有來倒是真的呢。"

我聽後直汗冷汗,然後我立即向老闆娘請假,老闆娘很疑惑地問我:"你怎麼就這樣請假了?他真的那麼重要?"

"不是!"我不理會老闆娘說了什麼奇怪的問題,我只想快一點回家,希望我所想的不是真的......

***********************************************************************************

"咦?小痒,今天這麼早回來了?"老媽還在啊,我鬆了一口氣,然後就說:"今天有點不舒服,所以早點回來休息"

"這樣啊,今晚由我來煮飯吧,小痒這麼辛勤地工作,也需要休息的時候啊..." "嗯"我坐在沙發上看著年輕的老媽,

自秦嶺回來後,心中的不安從未停止過,雖然知道這個老媽遲早也會消失,但是...

我就是不想物質化能力消逝得太而選擇不去使用,只是老闆娘她這樣說,還以為我的副作用已經去到很嚴重的地步,

可是我為什麼不知道那傢伙來過,我想一定是我點貨的時候才來的吧。接著我看到老媽在看鐘,我不禁問了一聲:

"有什麼事嗎?" "已過了一個月了,通常這個時候小黑會來幫手的呢。"我看老媽在想那傢伙,臉色當然不好看,

"媽,你不是喜歡那傢伙吧?"老媽聽了我的發言後,噗地笑了出來,說:"我都一把年紀了,還來這些,想笑死人嗎?"

我媽瞇起眼,有點玩味地說:"還是說小痒你在呷醋了,別忘了我可是你媽媽唷,還有幾時才有媳婦茶飲呢..."

"媽...別拿我來開玩笑吧,哪有可能呷一個男人的醋..."我苦笑了,經過這麼多事,

老媽你還不明白你兒子只想和你一起共度下半生嗎......這時我剛好想躺下想想以後應該怎樣的時候,門的電鈴響了,

然後我去開門就立刻關門,之後我笑了很久,原因是那傢伙的鼻‧子‧撞‧板了。"小痒!你怎可以這樣對小黑的,

他可是吳邪的表哥啊..." "是呢,吳邪也叫我和他好好相處啊,只是我剛才反應不來而已..."我暗地裡嘻嘻地笑了,

誰叫他一整個月不見人又突然出現,"母親大人不要緊的,我只是去做生意而已,我想你們想得很呢。"

他按著剛停止流兩行血的鼻子向我露出笑容,棍!我一點也不想你呢。"既然如此,今晚也留下來吃飯吧。"

************************************************************************************

吃晚飯的時候,我老媽居然說出令我以後過著不知所謂的與幸福扯不上關係的生活,那就是--"小黑,

我們一起住如何?"我聽到後,我差點就要上新聞頭條,標題寫著:史無前例被一碗飯噎死的男子......

我立即大叫:"不行!這傢伙絕對不行,媽..." "怎麼是這樣的反應,我覺得小黑他好像我們的家人一樣了,

而且經常要他來來回回這樣勞碌是太辛苦了,對吧,小黑。"老媽對著我微笑,我對老媽的笑容沒辦法,

"但..." "我會交租房費用的,你這樣滿意了吧。"隨後在他的衣袋裡拿出一疊紙幣,"這是今個月的租金。"

我和老媽都眼傻了,"這...小黑怎可以這樣,之前你來的時候已送很多東西給我們,現在又..."

而我第一個反應卻是:"你從哪裡打劫回來的吧..." "小痒!" "不要緊,母親大人,我真是去做生意的啊,小痒"

"不准這樣叫我,那你說是做什麼生意?"小痒這個名字只是我老媽才能叫,你這個墨鏡變態......

我在咬牙切齒的時候他只是淡淡地說:"商業祕密,不能說。"然後就轉話題說:"那我今晚準備好搬進來了。"

"能夠這樣快就搬進來?"老媽和我都有同樣的疑惑,"我的工作只需要手提電腦就夠了,方便隨時動身..."

"原來是這樣啊,那麼你打算在這裡住多久啊。"墨鏡他面對我這個問題時,只是說了一句:母親大人喜歡。

"那這樣就好了,小痒你呢..." ".......沒意見。"我心想等一會兒和這墨鏡好好地說清楚......

之後我才發現這晚餐之後的事情就好比受難那樣令人難受......

========================囧掉分隔線===================================

其實有黑痒同好已進入同居階段,而且直接上本壘了///(掩面)

而我比較喜歡由小痒的心理分析其想法,所以有很多點都細描....真是很糟糕的死點|||(縮牆角

綜合了邂逅這篇,原本想搞笑的...不過到最後好像變得有了憂郁那樣....真抱歉呀....這是在反應本人也在憂郁中呀(喂)

不過憂郁歸憂郁,最後我想說同居一定是甜文來的....H?別跟我開玩笑了,怎可能有這東西呢XDDDDDD(被砸水果

為了表示誠意附上同居中的一小PART OD<

gvccc.jpg 

這就是傳說中草圖.....忘了畫耳環呢=D((被巴 (謎:一點誠意都沒有呀!!)

外號!!

本人開始回流瓶邪,可能不時有瓶邪短篇(棍!又挖新坑埋自己了)

全站熱搜

starwin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